不开心的那些燕郊客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5-05 19:17

不开心的那些燕郊客

2018-05-05 16:10来源:地产杂志雄安新区/房地产/房价

原标题:不开心的那些燕郊客

世道变了。从前的燕郊叫睡城,如今就怕以后睡都没人睡了

在打车软件出来之前,山西人老孙是一个黑车司机,在打车软件之后老孙还是一个黑车司机。

打车软件可以冲击出租车市场,但绝对冲击不了老孙的黑车生意,因为老孙是个面包车司机。

老孙只跑一条线,就是国贸到燕郊。从第一批80后“将就”在燕郊的时候老孙就看上这个市场,他觉得这一行很有前途。

并且给予这些建设北京的年轻人交通上的帮助,对于北京的发展他认为也出了一份力,为此他感到骄傲自豪。“20块钱上车走人”这是老孙这几年说过最多的一句话。

不过这一年老孙不太开心,因为生意不好做了,打车软件冲击不了的黑车生意,似乎被人性的改变冲击了。

“以前只要10分钟就会满客,现在要等到一两小时左右,我能感觉在燕郊住的穷人越来越少了。”

“以前坐我车的人都买车了,赚更多的搬到北京了,买不起车的都离开北京了,年轻的人又不愿意住到远郊去。”

点击图片,了解更多内容

而同学老罗就在近期赚到了钱搬回了北京,当老罗把最后一箱行李搬上他那开了六年的破车后,一路向西驶出了燕郊,他对这个住了六年的小镇没有丝毫的留恋。

作为内蒙古人,老罗认为背井离乡来北京的意义应该是出人头地和享受城市繁华,而搬进燕郊后,这六年时间里老罗的所有夜晚都给了燕郊,北京对于老罗来说只剩下白天里密不透风的摩天写字楼。

现实始终是现实的,哪有那么多的成功。人生总是要将就,但老罗不愿意将就,搬进燕郊的每一天里老罗都想离开。

也许是这种不甘心给了老罗太多的动力,这些年老罗攒了不少钱,并且随着小罗慢慢长大变成老罗,他下定决定改变。

今年开春之后,老罗便敲定了西直门一套80平方米的学区房,在老罗申请不来贷款,业主大陈要求900万全款的情况下,老罗便想卖掉燕郊的房子。

但可惜的是人就是不愿意将心比心,老罗哪想到世道变了燕郊的房子极其不好卖。

数据显示,现今燕郊的房产均价为1.9万元/平方米。“1.9还是个理想数字,根本没有人接盘项目,就算想接盘也没购房资格。”老罗说。

“从去年四月开始,燕郊楼市便不断下跌,旧一代北漂赚到钱离开燕郊了,新一代北漂不愿意去燕郊,燕郊又没有产业,楼市跌不是很正常吗。”一个代理行高层告诉作者。

像老罗这种置业刚需,房子卖不掉就留着也无所谓,不过燕郊楼市玩脾气,那些炒房客肯定是不开心了。

记得每一次去燕郊看盘,销售的口里总是那一句,“大量的北京客会来燕郊买房,未来涨幅空间很大。”

可是要现今要疏解非首都功能了,未来没有“北漂”了,燕郊的销售不知道这句口头禅改不改的过来?

如果说燕郊客的失落是不断的限购政策,那燕郊客看不到未来的绝望就是“雄安新区”的设立了。

在设立雄安新区的通知上,用了“国家大事千年大计”八个字概括。事实证明,老大对雄安是来真的,眼下来看其崛起速度其实是很快的。

可以想象,在2025年雄安新区的场景。爱好游戏的老罗从雄安大学虚拟现实技术专业毕业了,他在一家科技+减肥机构工作,他刚研发出来的新版“绝地求生”实现了VR与现实的全融合,肥胖的宅男走出了卧室,来到了健身房带上VR眼镜开始跑步。

周末不加班时候,他会去产业园旁的公园散散步,或者去体育馆看比赛,那时候的雄安已经有了多座大型体育馆,很多比赛都会选择在雄安举办,雄安也有自己的篮球队、排球队、足球队,什么雄安幸福队之类的。

老罗工作的公司在成立时,也租下产业园里几套公寓给员工当宿舍,老罗就住在里面,不过老罗谈了个女朋友,有想结婚的打算,所以还是想买套房,但是雄安的住宅极度稀缺。

在雄安工作的人都多买房都退而求其次的到了“环雄”区域,就像2010年,在北京工作的人退而求其次到了燕郊。

环雄区域最热门的霸州因为需求旺盛房价已连续上涨五年,但为了家庭,老罗咬咬牙也买了。

2025年的环雄好像在重复2010年燕郊的故事,不过那几年在燕郊买了房的人,在2025年可没有那么开心。

这本是燕郊该拥有的一切,却被雄安“抢”走了。

有功成不必在我,雄安与环雄未来都会很好,但有些人不好了。

唐山贴吧里一片鬼狐狼嚎,“当雄安新区设立那一刻,就宣告唐山被抛弃。”

有这种被“遗弃感”的还有天津人、燕郊客。

如果说天津可以“自给自足”,那一直靠外需的燕郊便只能傻眼。

一直上涨的燕郊房价在2016年限购政策趋严后也只是趋于平稳,而真正的暴跌是从雄安新区的设立开始。

数据显示,2017年3月燕郊房产成交单价为3.5万元/平方米,4月燕郊房产单价为2.9万元/平方米,随后连续暴跌,直到今天最高售价3万元/平方米的项目有燕郊客愿意对折1.5万元/平方米出让。

可见这一年多来他们的心理变化有多奇葩。老罗是职业炒房客,职业在哪?就在他能用专业的眼判断市场。

“雄安新区设立之后,炒房群里一群人还傻傻的跑去雄安看房,贪利必定碰壁,我就比较聪明了,立马跑到中介那把几套燕郊的房让价挂了出来,两周内卖掉,后知后觉的人等着烂在手里。”老罗手里转动着他的奔驰车钥匙跟作者说道。

“为什么我会卖房?还不简单,燕郊房价上涨不就是因为80后在北京买不起房,退而求其次来燕郊吗,要不是工作在北京,背井离乡外地人愿意来这个连公园都没有的小镇啊。”

“你看现在产业都去雄安了,北京又没有年轻人,雄安离燕郊中间多远啊,不会再有第二批买燕郊的80后了,而且以前的80都要改善置换,都想卖掉燕郊的房子换个好的,这房子不降也难啊。”老罗得意的说道。

“像我这样高杠杆的投资客,出逃使得房价不断跌破纪录,而且随着房价继续下跌,一些刚需购房者的心里也在松动,如果以前单价10000元/平方米的炒房客预感情况不对,也会将房价拉的更低,寻求离场,购房者对燕郊的信心不断被蚕食。”

“反正我的房子都卖出去了,我是赚了。以后政策上要是对燕郊没有补偿,那燕郊现在叫睡城,以后睡都没人睡了。”

老罗看准了市场,但那些坚信楼市不会跌,“反向”操作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——而另一个叫老李的,就是那么个不幸的人,现在的他可不开心。

老李23000元/平方米在燕郊买的房子,最高期有人开价30000元/平方米,那时的他骄傲对询价者说了个,“NO”。

“以后不要随便说NO。”老李说道。

老李在燕郊的房子,现今19000元/平方米都卖不出去了,炒房炒成房东,还租不出去,不开心也是能理解的。

现今呢,在燕郊有千千万万个不开心的老李。

地产杂志新媒体 爆料请加↓↓↓↓

微信号:lihuicong2005、linzhiyuan358234、baipeipeiaa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